Bruckner 布鲁克纳 -《第5交响曲》(Symphony NO.5)Abbado, VPO, 1993[APE]

Bruckner 布鲁克纳 -《第5交响曲》(Symphony NO.5)Abbado, VPO, 1993[APE]
  • 片  名  Bruckner 布鲁克纳 -《第5交响曲》(Symphony NO.5)Abbado, VPO, 1993[APE]
  • 简  介  发行时间: 1995年
  • 类  别  音乐
  • 小  类  古典音乐


  • 详细介绍简介: 专辑介绍:
    安东-布鲁克纳 1824年9月生于奥地利,1896年10月在维也纳去世出生地--安斯菲尔德
      参观艺术家的出生地总能让人有所收获。我也是在踏入上奥地利(Upper Austrian)的安斯菲尔登(Ansfelden)村时才真正发现,这个安东-布鲁克纳(Anton Bruckner)的出生地对于他作为作曲家的发展历程拥有多么大的影响力!安斯菲尔登是一个质朴而风景如画的小城镇,它几乎用不着多加翻译,就能使一个德文字Gemutlichkeit拥有彻底具体化的解释--舒适、温馨,令人感到亲切。这也是布鲁克纳在他的交响乐谐谑曲乐章的三声中部中常常表达出的一种至善至美的情绪:简洁的乡村舞蹈或者是率直迷人的小夜曲--《第三交响曲》和《第四交响曲》都能给我们提供最经典的实例。在布鲁克纳早年做教师的时候,他常常通过在乡村舞会上演奏钢琴或小提琴来增加其微薄的收入。据说,他还非常擅长跳舞,直到60多岁还活跃在舞场上。这一点很值得大家关注,特别是在演奏交响曲中富有舞蹈节奏的部分时,指挥家应当避免使用呆板、沉闷的速度。
      总而言之,安斯菲尔登给人一种“安全感”,低矮且蜿蜒起伏的山峦包围着这座城市,使它免除了现代化大都市和城镇所拥有的忙乱与紧张。上奥地利的首府林茨(Linz)实际上离此地只有数英里的距离,但令人感到十分遥远,维也纳似乎更是遥不可及了。像布鲁克纳在他四十几岁时搬到奥地利的首都去,那可就是一个巨大的变迁了。当布鲁克纳因工作疲惫、遭受评论界的嘲弄和烦扰,或者是倍感寂苦的时候,定期回到家乡就成为他寻求庇护的一种有效方式。但是,这里的舒适安逸并没有导致闭塞,用不了走很多路,你就能见到最壮观的景致。向北看,越过山峦,你能看到多瑙河那窄长的峡谷,或许还能瞥见大河本身。更妙的是当你转向南方,你可以在晴天里看见阿尔卑斯山那锯齿状的山影,虽然遥远,但很清晰。这就不能不令人想起在布鲁克纳的交响曲中那些音乐情绪突然变化的时刻,好像是眼前的风景在快速转换,从前景转向更大的范围,甚至是转向背景。比如在《第八交响曲》第一乐章展开部的开头,一段恢弘亮丽的管弦乐合奏突然停止了,只剩下小提琴演奏出安静而眩目的旋律音型,这种几乎无法感知的朦胧声音营造出一个十分理想的空间,让独奏的圆号、双簧管和瓦格纳式大号在其中相互应答。
      圣弗洛里安的奥古斯蒂安修道院
      然而,如果安斯菲尔登仅仅是布鲁克纳生长的地方,这里的环境还不足以令布鲁克纳梦系神往。在风景如画的城镇广场一边,就是奥地利巴洛克时期最着名的宗教建筑之一--圣弗洛里安的奥古斯蒂安修道院。毫无疑问,这里是令布鲁克纳感到最安全的地方。在1837年父亲去世之后,布鲁克纳作为12岁的长子被母亲送到了圣弗洛里安。奥古斯蒂安的制度是严格的,但圣弗洛里安却有很好的音乐环境。修道院的院长米夏埃尔·阿尔内特(Michael Arneth)发现了布鲁克纳的出众天赋,尽管他已经接近换声期了,可还是把他招进唱诗班。他在那里接受了完整的音乐教育,早期想要作曲的尝试也得到认同。
      离开了家庭,对年少的布鲁克纳来说并不意味着他刚刚经受的痛苦和压力就可以消失掉,而他那时的家庭生活也还远远不是纯粹的“舒适安逸”。应该承认,他的父母亲都热爱音乐。父亲作为乡村校长和教堂管风琴师,他比上奥地利大多数农民更有能力来发现和培养自己儿子的天资。事实上,当他的健康
  • Bruckner 布鲁克纳 -《第5交响曲》(Symphony NO.5)Abbado, VPO, 1993[APE]_large